全球国际调解执行论坛成功举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瑞中法协):全球国际调解执行论坛成功举行

全球国际调解执行论坛成功举行


国际调解案件在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增长说明当事人通常更倾向于选择非对抗性的争端解决方式,第14届SCLA全球论坛于2021年2月26日成功举行。 本届论坛共有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50余名代表参与,论坛由瑞中法律协会会员、德国坤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Hermann Knott 担任特别报告员。本届全球论坛主要聚焦当下国际调解中三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即: 

●  调解协议在不同法域中的执行问题;

●  调解-仲裁(MED-ARB, 将调解协议转化为同意裁决)作为加强调解执行效力的替代方式;

●  《新加坡调解公约》所面临的挑战;

 论坛首先由协会会员、英国36 Group 皇家律师Philip Hackett做了《何为调解协议》的分享,他强调了与仲裁或者诉讼程序上的不同,调解在实体和程序上也处于真空。美国Walker Clark 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Norman Clark 律师分享了关于《跨境执法和新冠肺炎疫情对调解执行的现实影响》,他指出四个当今在新冠影响下,调解领域所面临的问题:包括对客户关系的影响、对诉讼程序的影响、对例如的影响以及对与创新的影响。 

接下来,第一圆桌《从管辖区和/或部门角度看执法问题》就调解协议在不同领域的执行展开了探讨。第一圆桌由协会会员、德国律师Samantha Mathieu主持,KKG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Pawel Sikora、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合规总监Kenneth Barden、前世界贸易组织资深参赞唐小兵、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俊参与探讨。圆桌探讨了法系以及在不同公共部门的实践中对于调解协议的探讨和不同的操作。 

前美国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Peter Pettibone 做了《先调解后仲裁:争议解决的未来?》的主题分享,分别对比了 “仲裁-调解”以及“调解-仲裁-调解”的不同方式。他指出了在调解领域所面临的如仲裁员和调解员同一身份的利益冲突问题以及国际调解中的保密性问题。 

第二圆桌《先调解后仲裁》就此话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辩论。圆桌由协会会员、尼日利亚Fortress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Godson Ugochuku 主持,由Philip Hackett高俊、以及Directus管理合伙人Suhail Nigar、巴拿马Lovill 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Isabel Cristina López参与探讨。圆桌回顾了“先调解后仲裁”在不同法系的实践和经验。 

之后,瑞士独立仲裁员、德国图宾根大学教授Anton G Maurer  做了《调解协议执行中的例外》的分享。他对比了1988年9月16日关于民事和商业事项管辖权和判决的执行问题的《卢加诺公约》第58条、《关于民商事案件外国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的海牙公约》第12条、以及《新加坡调解公约》第1条第2款等,并指出了域内余域外调解协议执行的潜在问题,并提出了“大象条款”(即在合同中声明应当由双方高管进行首先调解)的解决方式。

第三圆桌《<新加坡公约>面临的挑战》展望并回顾了新加坡公约所面临的挑战。圆桌由意大利CEDR资深调解员Federico Antich主持、德国坤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Hermann Knott、瑞典Magnusson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委员会主席Martin Skovbjerg、中国金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韩正以及瑞士Ruggle Partner 合伙人Peter Ruggle、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仲裁中心Yonca Yücel参与讨论。圆桌探讨了《新加坡公约》在实操过程中的经验和挑战。

 最后,论坛特别报告员,德国坤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Hermann Knott总结道," 调解协议执行是调解成功的结果,也是争端解决机构的重点,我们正在成立的日内瓦争端解决中心GIDI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动调解协议的执行。本次论坛非常成功地从各个维度探讨了调解协议的全球执行问题。

SCLA全球论坛汇集了各个领域的顶级专家,例如法律部门、学者、司法机构、仲裁员、调解员、律所、公司法务、法律专业学生、政策制定者和法律技术公司等等,同时携手非法律专业人士和企业,通过开放和坦诚的交流,促进跨文化理解和专业合作,思考并探索全球法律行业的未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