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从德国的《新冠破产法案》中学习到什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瑞中法协):我们应该从德国的《新冠破产法案》中学习到什么?

     

         德国《新冠破产法案》(COVInsAG)对德国破产法进行了意义深远的临时修改。该法第1节和第2节规定了中止破产申报义务的要求及后果。第3节的法案适用为将债权人在2020年3月28日至6月28日期间提出的破产程序限制为截止为2020年3月1日前申请开庭的情形。值得关注的是,联邦司法部被授权将该法案的部分条款适用延长至2021年3月31日。


1.  中止申请破产的义务

        在2020年9月30日之前,《新冠破产法案》暂停了法人实体破产或负债过多的破产申请义务,法案希望为企业管理层提供更多时间来利用国家援助。但是,如果破产并非实质性基于新冠疫情的事实,或者没有能力清偿现有的债务,则该法案不适用。由于法律并没有全面地定义这些例外条款,因此仍需进一步的司法解释。

        如果一家公司在2019年12月31日之后申请破产,则该法案会假定新冠肺炎的流行是导致其破产的原因,并且有可能消除无力偿还债务的情况。作为例外,只有证明新冠疫情不是导致破产的直接原因,且资不抵债的状况没有被成功缓解的可能,才可以考虑作为例外进行排除。

 

2.  中止破产申报义务的后果

        《新冠破产法案》规定了与中止申请破产的义务有关的一些后果。比如,在危机期间,受影响的公司应当有机会继续营业,并缓解资不抵债的情形。此外,其中的一些规则也适用于不需要提交破产申请的公司,如,贸易商和以自然人为普通合伙人的有限合伙企业,及因疫情而陷入严重经济困难的有偿付能力的公司。

  1. 通过立法,《新冠破产法案》规定,在正常工作和业务过程中支付的合理款项被视为与谨慎认真的企业主的勤勉相一致,维持或恢复业务运营或实施重组的付款也应该被视为合理的运营开支该规定进而降低了受破产影响的公司代表机构的个人责任风险。根据立法草案,代表机构应“能够采取必要措施,使公司在正常经营过程中继续经营下去”。这不仅包括“维持或恢复业务运营的措施,而且还包括在重组框架内调整业务方向的措施”。

  2. 此外,新法案旨在确保受危机影响的公司继续获得所需资金。然而,偿还2020年9月30日之前的贷款和同时期的抵押从法律层面也不会被视为对债权人不利。此外,贸易信贷和其他形式的绩效目标也被视为贷款。由于新法案旨在为受影响公司提供流通资金,因此法案对债权债务的变更或延期等情况并没有做出例外的规定。

  3. 《新冠破产法案》规定,在停牌期间内发放贷款和担保品不应被视为延迟提交破产申请的不道德行为。并且放款人应受到保护,以防此类信贷被归类为不道德的风险。与还款救济不同,这也包括延期和债的变更。

  4. 最后,在停牌期间内,该法豁免了债权人在全额担保(如付款和抵押品)和一些不一致性担保(如用应收款代替履约,或在第三方根据债务人的指示付款等)未来可能面临的破产时需要承担的义务。这是为了防止如房东、出租人或供应商迅速终止与处于危机中公司的合同关系,因为他们不必担心需要在公司重组失败时偿还已收到的款项。许多公司危机的发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而是由无法控制的外部环境引发的。如果不采取这些措施,情况将进一步恶化,使未来的重组更加困难。

3. 评估与展望

        在当前的危机中,德国立法者似乎走上了正确的道路。部分公司法和破产法中严格要求的按下了暂停键,使许多公司在危机中更容易采取行动。破产法中的临时限制将有助于防止破产,并帮助因新冠疫情流行病而陷入困境的公司。它们也为其他市场参与者提供了支持这些公司的动力。这些措施成为了支持和维持德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没有它们,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后的经济复苏可能会困难得多。 


MarcelBarth(德国)为MBN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为《瑞中法律评论》独家供稿。由丹敏翻译,张天泽审校,禁止转载。



加入我们,还等什么?

发送简历和你希望从事的工作至contact@cnsla.org.

志之所趋,无远弗届。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