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瑞中法协):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本文为日内瓦国际调解中心理事、瑞中法律协会会员Peter Ruggle在广仲与瑞中法律协会、日内瓦国际调解中心合作备忘录签署仪式上的发言。





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瑞士的调解文化和我们合作的未来


一直以来,调解和所有类型的替代性争端解决方案都与瑞士密不可分。


一方面,调解是瑞士斡旋的一部分,也是瑞士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瑞士可以应冲突各方的要求担任调解员,也可以提供调解服务。瑞士还寻求与国际社会合作,促进调解的专业化。瑞士作为和平谈判的调解人以及支持调解与和平进程的合作伙伴,在全球享有盛誉,备受欢迎。


另一方面,治安法官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一直是瑞士民事诉讼程序的主要特点之一。民事诉讼通常以治安法官主持的和解会议开始。在大多数州出台统一的瑞士民事诉讼法之前,这一程序是强制性的。几乎所有的治安官都是非专业人士。治安法官通常不是后来主持法庭的法官。在提起诉讼后,法院通常在诉讼过程中至少安排一次和解会议。法官指导和解会议,在调解不成功的情况下,以后将构成法院章程的一部分。一般来说,这些和解会议是非常成功的。治安法官和特别调解法庭解决了大约40%的调解案件。在法庭上达成和解的比例超过了50%。


在过去的20年里,瑞士付出巨大努力,将调解引入商业纠纷的解决中。商业调解的作用性质在以下方面中得到体现。


瑞士是一个拥有四种不同语言和文化的国家。我们必须意识到并且顾及到文化差异。我们都知道,文化差异确实对国际商业谈判有影响。在进行国际谈判时,人们需要文化知识和跨文化交流的技能。


换句话说,瑞士人熟悉跨文化调解。


瑞士和中国关系密切。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瑞士便正式承认新中国,是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之一。从那时起,双方的关系就是很好的成功范例。


中瑞经济关系因2014年7月1日生效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而得到深化。这是中国与亚太地区以外国家签署的少数几个自贸协定之一。

 

据称,到2023年所有贸易壁垒取消时,瑞士公司每年可节省2.9亿瑞士法郎(2.92亿美元),去年的一项研究发现,2017年该自贸协定为瑞士和中国公司都节省了1亿瑞士法郎。


多年来,瑞士也加强了与中国的金融纽带。2018年12月,瑞银集团通过将其在瑞银证券合资公司的股份增加到51%,成为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获得金融机构多数控制权的外国银行。 


2016年,中国建设银行(CCB)成为第一家在瑞士本土开设分行的中国银行。一年后,中国工商银行也紧随中国建设银行步伐。这一发展巩固了瑞士作为人民币交易中心的地位。


中国在西方国家进行了大量投资,瑞士也不例外。现在有80多家瑞士公司由中国股东控制,总价值达460亿瑞士法郎。2016年,中国化工集团(ChemChina)以433亿美元收购农用化学品巨头先正达,这是中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案。   


日内瓦国际调解中心(GIDI)与广州仲裁委员会(GZAC)的合作、瑞士的调解能力、瑞士经济在欧洲以及对中国的重要性、中国的强大实力,所有这些因素将为瑞中的成功故事谱写新的篇章。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