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跨文化的人生在继续(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瑞中法协):那些年,跨文化的人生在继续(一)

现在还不是收拾我律师礼服的时候,一个人不必到达目的地才驻足回首来时路。受瑞中法律协会的盛情邀请,恰逢新加坡正值社交隔离期,让我可以回溯过去30年的法律人生。这些年在不同的职业中以不同的身份工作,在不同国家面对不同肤色、民族的人们,在不同的环境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很感激这些经历带给我的成长。


我从马来亚大学获得法律学士学位后,就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开始了职业生涯。 MahKokDin现在已成为RajaDarylLoh。我一开始加入了其诉讼部门,并处理了各种国内民事诉讼案件。我们的工作语言是英语,尽管马来西亚法院的官方语言是马来语,下级法院经常用马来语进行听讯,但高级法院的资深法官们更愿意使用英语。除了法律“基本功”外,马来西亚律师还必须耐心和务实,因为在互联网和电子文件出现之前,厚厚的法律文件必须搬来搬去。那时候,经常会因为法律文件不齐而扰乱了听证会,律师们都习惯了这些不可预测的“小插曲”。我们走遍了马来西亚各地,以适应我们所居住的每个城镇中法官的期望。


我开始执业的那一年是马来西亚司法机构的分水岭。 1988年,时任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博士与司法机构之间的关系紧张,导致马来西亚最高法院院长Salleh  Abas被停职,当局成立了法庭对他进行起诉。包括Mah-KokDin在内的五家律师事务所无所畏惧,无偿地为Salleh Abas辩护。那时,我还是一个学生,被拉来协助马来西亚律师协会。马来西亚律师协会非常独立,有勇气,坚决站在了司法机构一边。故事后来具有很多戏剧性的曲折,简言之,首席大法官和其他两位敢于参加紧急上诉听证会以维持审理程序的最高法院法官被免职。此后经过二十年时间不断申诉,2008年,时任总理阿卜杜拉·艾哈迈德·巴达维(Abdullah Ahmad Badawi)宣布向Salleh Abas,Tan Sri Wan Suleiman Datuk GeorgeSeah支付惠给金,以补偿他们遭受不公正地免职。当年马来西亚律师协会,LAWASIAIBA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马来西亚)的联合报告反对了当时法庭针对他们的调查结果。


1990年,我有幸进入剑桥大学攻读法学硕士(LLM),成为Kuok基金会学者,名誉壳牌学者和The PegasusCambridge学者,在那之前我几乎没有旅行过。我第一次乘飞机旅行是作为Jessup国际法模拟法庭代表,在华盛顿代表马来西亚参加模拟法庭决赛。当我开始读法学院时,我甚至没有想到我有一天可以在剑桥学习。我深夜从伦敦乘公共汽车到达剑桥,沿着小镇上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着,拐了个弯,眼前国王学院教堂的哥特式光彩让我瞬间震撼。第一次遇到知识分子堡垒时的激动一直持续到今天。我沉浸在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Sidney Sussex College)的学生时代,在剑桥的历史殿堂中漫步。


毕业后,The PegasusCambridge奖学金计划为其学者安排在theInner Temple and Clifford Chance in London实习数月。我第一次经历了大型国际律师事务所的环境和英式酒吧的独特传统。有趣的是,这两种办公室风格完全不同,却作为一个整体在工作中无缝衔接。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是一整天活跃的活动场所。大律师的房间是安静的,除了偶尔与其他房间成员开会或喝下午茶外,每个大律师都封闭在自己的房间中,进行单独的研究和起草。律师是客户商业问题的务实的解决者,当需要深入的法律分析或指导时,他们会求助于大律师,律师和大律师相辅相成。分配给我的大律师都很优雅,但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以至于无法彼此深入了解。对我而言,最难忘的是,已故的Chieveley勋爵Robert  Goff邀请我们进入上议院,他和其他勋爵坐在一起聆听案件,并邀请我们共进午餐。


编者按:难忘的学生生活就这样结束了,然而,丰富的跨文化的法律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



本文由Chan Leng Sun为《瑞中法律评论》独家供稿。Chan Leng Sun是Essex Court Chambers Duxton资深大律师兼仲裁员、高级专员。瑞中法律协会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